新《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商业秘密条款之新规

  发布时间:2020/3/12 10:44:51 点击数:
导读:新《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商业秘密条款之新规

2019年4月,全国人民大表大会通过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改决定,新《反法》中关于商业秘密的条款做了许多调整,主要体现在第9条、第17条、第21条和第32条中,本文中,笔者针对新修部分进行阐释和探讨。

1

新《反法》扩大了商业秘密的范围

本次修订将第9条中的商业秘密范围,从“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扩大为“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这无疑使得商业秘密更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有利于企业通过商业秘密的路径来保护诸如算法等合法利益。事实上,在此之前,实践中已经有部分司法机构将算法纳入商业秘密范围予以保护,例如(2014)粤高法民三终字第831号判决认定迈瑞生物的心电算法属于商业秘密。

但是本次修订后,就商业秘密的范围的问题依旧存在,如数据信息是否具有保密性,如何确定数据信息的密点,如何平衡数据控制者的数据利益、数据主体的个人信息以及商户的商业秘密,如何平衡算法的可解释性、透明度与商业秘密保护等等,这些问题仍待理论界进一步研究,并在司法实践中考验法律适用的张力。

2

新增了对商业秘密的侵权行为的种类

随着企业商业秘密的数据化、信息化程度逐渐提高,以非法侵入、拖库撞库、端口监听、爬虫软件等电子侵入方式非法窃取企业数据化商业秘密的情形日渐频繁。本次《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明确将“电子侵入”列为不正当获取商业秘密的手段,这将有利于拓宽企业维权路径,保障大数据、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当然与此同时,我们应当注意区别电子侵入手段侵犯商业秘密与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之间的差异。

此外,将“违反保密义务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中的“违反约定”修改为了“违反保密义务”。笔者认为,“违反保密义务”与“违反权利人相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其实并非并列关系,因为保密义务既可以是法定的,也可以是约定的,同时也可以是“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因此前者实则包含了后者,如此规定本身可能存在法理上的混乱。

3

加大了惩处力度,增加了违法成本

(1)新增了“教唆、引诱、帮助”他人违反保密义务并“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侵权行为,这一修订将有效震慑当前尖端设备领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保护和激发企业创新。

(2)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提高违法成本,即按照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同时罚款金额的上限调整为100万元,赔偿金额的上限调整为500万元。

纵观知识产权类法律的修订可以发现,惩罚性赔偿制度的设立是修法的趋势,如《著作权法》修订草案、《专利法》草案送审稿中都提及引入该制度,本次一同修订的《商标法》也已明确规定1-5倍的惩罚性赔偿,以及500万上限的法定赔偿额。

(3)扩大商业秘密侵权主体至经营者以外的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

4

新增了举证责任分配条款

SUMMER

01

本次《反法》的修改中增加了对于侵犯商业秘密民事审判过程中的原被告举证责任的分配规定。新《反法》第32条分为两款:

第一款规定,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只需证明其所主张的商业秘密具有保密性,同时商业秘密被侵犯即可。涉嫌侵权人则需要证明的是权利人所主张的商业秘密并非反法所规定的商业秘密,即不具有秘密性和价值性。

第二款规定,商业秘密权利人只需要证明其商业秘密被侵犯,同时证明涉嫌侵权人有渠道、机会获取该商业秘密、或者商业秘密已经被涉嫌侵权人披露、使用的,涉嫌侵权人就需要承担证明自己不存在侵权行为的举证责任。

通过上述梳理不难发现,立法者的立法意图在于保护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对举证责任进行了特别的分配和规定。值得注意的是,本条将商业秘密权利人所主张的商业秘密究竟是否是商业秘密的证明责任归于涉嫌侵权人,虽说是创新之举,意在保护商业秘密权利人,但是笔者认为又有苛重之嫌,涉嫌侵权人往往举证困难,其合理性仍然值得进一步思考。

附2017年与2019年《反不正当竞争法》商业秘密相关内容修改对比图:

《反不正当竞争法》2017年修订

《反不正当竞争法》2019年修订

【第九条】 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一)以盗窃、贿赂、欺诈、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

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员工、前员工或者其他单位、个人实施前款所列违法行为,仍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该商业秘密的,视为侵犯商业秘密。

本法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第九条】 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一)以盗窃、贿赂、欺诈、胁迫、电子侵入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三)违反保密义务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

(四)教唆、引诱、帮助他人违反保密义务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经营者以外的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实施前款所列违法行为的,视为侵犯商业秘密。

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员工、前员工或者其他单位、个人实施本条第一款所列违法行为,仍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该商业秘密的,视为侵犯商业秘密。

本法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

【第17条】 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第17条】 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第21条】 经营者违反本法第九条规定侵犯商业秘密的,由监督检查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十万元以上三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第21条】 经营者以及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违反本法第九条规定侵犯商业秘密的,由监督检查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无规定

【第32条】 在侵犯商业秘密的民事审判程序中,商业秘密权利人提供初步证据,证明其已经对所主张的商业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且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涉嫌侵权人应当证明权利人所主张的商业秘密不属于本法规定的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权利人提供初步证据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且提供以下证据之一的,涉嫌侵权人应当证明其不存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一)有证据表明涉嫌侵权人有渠道或者机会获取商业秘密,且其使用的信息与该商业秘密实质上相同;

(二)有证据表明商业秘密已经被涉嫌侵权人披露、使用或者有被披露、使用的风险;

(三)有其他证据表明商业秘密被涉嫌侵权人侵犯。


上一篇:合作开发关系下商业秘密的归属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