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保安集团合川有限公司与冯强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0/4/22 10:18:15 点击数:
导读:重庆保安集团合川区有限公司与冯强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正文

审理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类型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8)渝01民终6086号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保安集团合川区有限公司,住重庆市合川区南办处书院路185号C幢4-3,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7582835752P。

法定代表人:颜吉华,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路路,重庆隆衡律师事务所律��。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小龙,重庆隆衡律师事务所 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冯强,男,汉族,****年**月**日出生,住重庆市合川区。

审理经过

上诉人重庆保安集团合川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安集团合川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冯强劳动争议一案,不服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2017)渝0109民初23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9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保安集团合川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常路路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冯强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保安集团合川公司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2017)渝0109民初2343号民事判决;2、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事实及理由:1、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上诉人属于特殊工种,执行不定时工作制,一审以上诉人没有支付被上诉人年休假工资为由判决支付其经济补偿金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原判决程序违法,本案的前置仲裁程序,被上诉人未提出支付经济补偿金请求;3、被上诉人属于主动离职,上诉人不应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二审法院应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冯强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一审原告诉称

冯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2、被告支付原告双休日工资24662元(149天×1800÷21.75×2倍)、法定节日的工资6289.6元(26天×3倍×1800÷21.75)及未休年休假工资8689.6元(2010年到2016年共35天,1800元÷21.75×35天×3倍);3、被告支付原告经济补偿金12600元;4、被告支付2016年9月21日起至判决解除合同之日止的工资,每月均按1800元计算。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于2011年9月27日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成立,系���限责任公司。同日,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期限为2011年9月27日至2014年9月26日的《劳动合同书》,合同约定原告服从被告工作安排,从事保安服务工作;工作时间执行标准工时制。

2014年9月17日,重庆市合川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被告出具关于同意被告部分工作岗位实行特殊工时制度的批复,该批复中载明同意被告公司包括安保巡防的部分工作岗位在2014年9月至2015年8月期间实行不定时工作制。

2014年9月27日,原、被告又签订了劳动合同期限为2014年9月27日至2017年9月26日的《劳动合同书》,合同约定原告根据被告的工作需要,担任安保巡防岗位工作,被告安排原告执行不定时工作制。

合同签订后,被告安排原告到中国建设银行合川支行交通街分理处从事保安服务工作。2016年9月25日,原告未再到中国建设银行合川支行交通街分理处上班。

2016年9月26日,重庆市合川区社会保险局单位参保科开具原告的社会保险参保证明,该证明显示2009年12月至2011年9月由案外人重庆市忠信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为原告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2011年10月至出具证明之日由被告为原告参加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2011年11月至2013年8月和2013年11月至出具证明之日被告为原告参加医疗保险;2011年10月19日至2013年8月1日和2013年10月8日至出具证明之日被告为原告参加工伤保险;2011年10月到2013年8月和2013年10月8日至出具证明之日被告为原告参加生育保险。同日,重庆市合川区就业和人才服务局开具证明,显示被告于2012年9月至12月,2013年10月至出具证明之日为原告参加失业保险,为正常参保状态。

一审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在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后原告被派遣到中国建设银行合川支行交通街分理处工作期间,原告要求解除劳动关系前的月平均工资为1800元。同时,原、被告均认可原告工资已经发放至2016年9月20日。

2016年10月8日,原告以被告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向重庆市合川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解除原被告的劳动关系;由被告支付给原告延时加班工资136140.2元、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14151.96元;未休年休假工资2482.80元。2016年10月10日,重庆市合川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将申请书副本等仲裁文书直接送达给了被告。2016年11月8日,仲裁庭审中被告明确表示虽然原告解除劳动关系的理由不成立,但被告同意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2016年11月14日,重庆市合川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一、被告支付给原告未休年休假工资859.89元;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请求。仲裁裁决后,原告不服仲裁裁决起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强与被告保安集团合川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原告接受被告安排的工作,被告给原告参加了社会保险,原被告间的劳动关系成立并合法有效。

一、关于双方的劳动关系起止问题。原告认为双方的合同关系应从2009年9月29日与重庆保安服务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之日起算,并认为被告与重庆保安服务公司有债权债务的承接关系,并举示了合川法院另案判决,但庭审中双方陈述该判决因上诉后双方达成调解,且原告在本案中并未举示被告与重庆保安服务公司有劳动用工的承接关系的相应证据,依据本案查明事实,被告于2011年9月27日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成立,于2011年9月27日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原告也未举示其系非本人原因被安排到被申请人单位工作的相应证据,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的规定,一审法院确认原被告之间的劳���关系于双方第一次签订劳动合同即2011年9月27日开始建立。原告于2016年10月8日以被告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向合川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以未交保险及未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等理由要求解除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该申请于2016年10月10日送达至被告,故一审法院确认双方劳动关系于2016年10月10日解除。

二、关于原告主张的双休日工资和法定节日工资问题。原告举示重庆建行合川支行交通街储蓄所保安值勤记录薄8本无被告的签字和盖章,被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原告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亦无法确认。因原告并未举示被告安排原告加班的证据,故一审法院对原告主张的双休日工资24662元和法定节日的工资6289.6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三、关于原告主张的未休年休假工资问题。被告虽举示了���勤表和2015年3月起的部分工资表34份,但考勤表并无原告签字确认或是用工单位的佐证,且与被告当庭陈述工资表中发放了未休年休假工资相矛盾;同时,根据带薪年休假特点,职工休与没休带薪年休假,以及是否休完带薪年休假,年度末才能统计计算,被告陈述举示的工资表中显示,每月发放的工资中包含有未休年休假工资,不符合客观事实,故一审法院对被告抗辩已安排休年休假或是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的意见,不予采信。对于被告提出原告要求支付除2015年以外的未休年休假工资已超过诉讼时效的理由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依据重庆市合川区社会保险局单位参保科开具原告的社会保险参保证明,在2009年12月至2011年9月期间原告已经由案外人重庆市忠信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为原告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2011年10月起由被告继续为原告参加养老保险,社保上有���续缴纳社保的事实,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在入职被告单位前有连续工作的事实,依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四条的规定,原告在不同用人单位工作期间,应当累计计算工作时间;依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规定,原告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享受带薪年休假。故本案中,一审法院将从2009年12月参保时间作为原告连续工作的起始时间,则原告应从2010年12月起开始享受带薪年休假,计算至2016年10月10日原、被告解除劳动关系之日止。依照《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五条、第十二条的规定,原告2009年不享有年休假,2010年折算后不足一整天(31天÷365天/年×5天/年=0.42天),故也不享受年休假;2011年应休年假天数为5天,2012年应休年假天数为5天,2013年应休年假天数为5天,2014年应休年假天数为5天,2015年应休年假天数为5天,2015应休年假天数为3天(284天÷365天/年×5天/年),共计28天。依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十条、第十一条以及《重庆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贯彻〈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六条的规定,被告应支付原告2011年至2016年的未休年假待遇应为4634.48元(1800元/月÷21.75天/月×28天×200%)。

四、关于原告主张的经济补偿金问题。虽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未经仲裁前置,但依照2001年3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后,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的,如该诉讼请求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如属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故原告增加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讼争的解除劳动关系的双诉讼请求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对被告辩称经济补偿金未经仲裁前置程序,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的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原告主张经济补偿金的理由为原告认为被告未依法足额参保,以及未支付年休假工资、双休日工资和法定节假日工资。一审法院认为,被告虽然没有从原告入职之日起为其参加社会保险,但2013年至2016年9月已持续为原告缴纳五险,原告起诉被告未足额参保已过一年的仲裁时效,对该解除劳动合同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理由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以被告未支付年休假工资为由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关于经济补偿金的支付标准的规定,原告与被告的劳动关系于2011年9月27日建立,于2016年10月10日解除,故被告应向原告支付5个月的经济补偿即9000元(1800元×5个月)。

五、原告还主张了2016年9月21日至判决解除合同之日止期间的工资。因庭审中,双方均认可原告工资已经发放至2016年9月20日,原告上班至2016年9月24日,故对于原告要求2016年9月21日至2016年9月24日的工资331.03元(1800元/月÷21.75天/月×4天),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至于2016年9月25日之后的工资,原告未举示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未提供劳动条件或是通知其不去上班,因该期间系因原告自身原因未向被告提供劳动,故原告要求该期间工资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应支付原告未休年休假工资4634.48元,经济补偿金9000元,2016年9月21日至2016年9月24日的工资331.03元,合计13965.51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原告冯强与被告重庆保安集团合川区有限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16年10月10日解除;二、被告重庆保安集团合川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原告冯强未休年休假工资4634.48元,2016年9月21日至2016年9月24日的工资331.03元和经济补偿金9000元,合计13965.51元;三、驳回原告冯强的其它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被告重庆保安集��合川区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均未举示新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判决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关于未休年休假工资。上诉人主张已经安排被上诉人休年休假,应当举示考勤记录等能够证实其安排劳动者休假的证据,虽然上诉人举示了2015年、2016年2份考勤表拟证实安排冯强休年休假,但考勤表上并无冯强签字确认且冯强对真实性予以否认,上诉人未举示休假申请单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考勤表的真实性,故一审判决未采信该证据并无不当,上诉人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关于上诉人主张时效的问题,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四款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未休年休假工资属于劳动者劳动报酬的一部分,故追索未休年休假工资应当不受时效限制,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经济补偿金是否仲裁前置的问题,一审判决已经详细阐明,本院与一审判决意见一致,不再赘述。

综上所述,保安集团合川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本案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重庆保安集团合川区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孟琼

审 判 员 赖生友

审 判 员 刘润荔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五日

法官助理 王睿杰

书 记 员 程译莹


上一篇:屈剑福与重庆市渝北区保安服务公司劳动争议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