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剑福与重庆市渝北区保安服务公司劳动争议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0/4/22 10:14:23 点击数:
导读:屈剑福与重庆市渝北区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渝0112民初5712号

原告:屈剑福,男,汉族,1964年3月5日生,住重庆市渝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有明,重庆市渝北区兴隆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重庆市渝北区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北区双凤桥街道空港大道**号青麓雅园商**幢**-**,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2668947595N。

法定代表人:张高飞,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均,重庆道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屈剑福与被告重庆市渝北区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渝北保安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9年3月4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超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4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屈剑福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有明,被告渝北保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事实依据

原告屈剑福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2011年9月1日至2018年11月8日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30000元;2、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2011年9月1日至2018年11月8日失业保险待遇损失(一次性生活补助金)10710元;3、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2011年9月1日至2018年11月8日未休年休假工资1931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1年9月入职被告单位从事保安工作,工资为4000元/月。入职后被告未依法足额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且一直未安排原告休年休假,也未支付年休假工资,原告在2018年5月9日因工受伤,伤后于2018年10月17日鉴定为玖级伤残。原告因被告不支付年休假工资和工伤等原因,依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向被告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未果。为此,原告依法诉至法院,望法院支付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渝北保安公司辩称:1、因为本案是劳动者主动提出辞职,不应该由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2、关于原告要求支付的失业保险待遇,被告认为也不应当支付,劳动者主动提出辞职,不符合领取失业保险待遇的条件,单位也没有过错,因此不应支付失业保险待遇。3、年休假工资,在劳动合同、入职告知书、入职签字确认单均明确了工资当中有年休假工资,且原告也已经签字确认,被告也是按月发放,因此,不应当支付年休假工资。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11年9月进入被告处从事保安工作,被告于2011年9月为原告参加了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于2011年10月为原告参加了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于2012年1月为原告参加了医疗保险。2017年1月16日,原告在入职签字确认单中签字确认勤务单位为实验二中,工资组成为基本工资1500元、加班工资46元、节假日工资145元、辞退补偿金140元、带薪年休假工资100元。当日,原告在入职告知书中签字承诺“知晓并认可工资表中的支付项目,因本人不能每月回公司在工资单上确认签字,所以以入职签字确认为准,如遇调动,以调入新勤务上的工资表支付项目为准,本人接受并认可”。

2018年5月9日,被告安排原告至重庆国际博览中心N6馆6号门应急出口执勤时被强行闯入的人推到受伤。2018年7月2日,原告的受伤性质被重庆市渝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18年10月17日,原告的伤情被重庆市渝北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伤残玖级。

2018年11月8日,原告以被告未依法足额为原告参加社会保险、未安排原告休年休假也未支付原告未休年休假工资、受玖级工伤为由通过EMS的方式向被告送达了解除劳动关系告知书,被告于次日签收。

被告庭审中举示了原告2017年11月-2018年11月的工资表(无2018年5月的工资表),工资表显示工资分两部分发放,一部分为招行发放系为基本工资1100元/月,一部分为中信银行发放,包含基本工资400元/月、节假日加班工资246元/月、带薪年休假工资95元/月、2017年11月至2018年6月的加班工资为118元/月、2018年7月至2018年10月的加班工资为149元/月,2018年11月仅有中信银行发放基本工资424元,无其他工资发放。原告认可被告在仲裁时曾举示2016年12月起的上述工资表,并载明了每月发放年休假工资95元/月。

2018年11月26日,原告以被告为被申请人向渝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失业保险待遇损失、未休年休假工资,该委于2019年2月22日出具作出《仲裁裁决书》,驳回了原告的仲裁申请,原告遂诉至我院。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仲裁裁决书》、社会参保证明、解除劳动关系的告知书、EMS单及查询单、工伤认定决定书、鉴定结论书、入职签字确认单、入职告知书、工资表等在卷为凭,并经质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首先关于年休假工资。原告未举示其他证据证明其入职被告前在其他用人单位存在可以累积计算工作时间的情形,因此本院以原告在被告处的连续工作时间计算其年休假天数。原告于2011年9月入职被告单位,应当自2012年10月具备享受年休假的条件。被告称其已经向原告发放了未休年休假工资,依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六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对2016年12月至2018年11月期间的工资支付凭证负举证责任,对2016年11月9日之前的凭证无举证责任,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未支付2016年11月9日之前的未休年休假工资,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6年11月9日之前的未休年休假工资,本院不予支持。依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之规定,2016年至2018年期间原告每年应休年休假天数为5天,2016年11月10日至2018年11月10日期间,原告应休年休假天数经折算为2016年为0天、2017年5天、2018年4天,该期间被告应向原告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1241元(1500元/月÷21.75元/月×9天×200%),根据原告陈述及被告举示工资表,可认定该期间被告已经向原告支付了未休年休假工资2185元(95元/月×23个月,无2018年5月份的工资表),该金额远超应付年休假工资金额,因此,对原告主张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原告于2018年5月因工受伤,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原告有权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原告据此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被告举示的2017年11月至2018年11月的工资表无2018年5月的工资表且2018年11月为非完整计薪周期,因此,本院酌情以2017年11月至2018年10月期间扣除2018年5月之外的11个月的平均工资作为计算原告经济补偿金的月工资,月工资为1970元/月[1100元/月+400元/月+246元/月+95元/月+(118元/月×7个月+149元/月×4)÷11个月]。原告2011年9月入职,2018年11月离职,在被告处工作满7年不满7.5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14775元(1970元/月×7.5个月)。

被告已经为原告购买失业保险,在购买失业保险过程中并不存在过错,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失业保险待遇损失,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一、被告重庆市渝北区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3日内支付原告屈剑福光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14775元。

二、驳回原告屈剑福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被告重庆市渝北区保安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书尾部

审判员  李超

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日

书记员  詹蔚

 


上一篇:煤矿企业被责令关闭 劳动者能否要求经济补偿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